7-30,八宿-安久拉山--然乌,矛盾复杂了

    两年多的时间过去了,如果问和我们一起进藏的车友,这一天我们都做了什么?遇到哪些人?翻越了哪座山?很多人都会将今天给忽略掉,但是有一个人绝对不会忘记今天的艰难。对于他来说,今天就像香格里拉一样难以翻越。

    早上7点出门,在八宿吃早餐,整队,几分钟以后,车队开始拉开了。陈勇照例骑在最前面,老钟、李玲、罗诗斌照例落后。我和老刘、老赵夹杂中间。

    昨天晚上下了大雨,好在天亮雨就停了。路边的水渠爆满。 

     雨后的高原虽然有一点冷,但是空气格外的清新,白云就这样懒散的趴在山腰,

 

     出县城没有多远就有一个烈士陵园。这一路上的烈士陵园实在是太多了,都数不过来了,绝大部分都是死者这里的修路兵、或者是运输兵。也不知道他们的亲人父母有没有来过这个偏远的地方祭奠过。

     罗诗斌今天结识了一个上海车友,一路狂聊。从诗歌聊到散文、报告文学、文艺青年、上海黄浦江、轮船厂、轴承制造、美元汇率、阿波罗登月,土星一号,,,,,,我的娘呀,我终于明白神马才是神聊,我真的是服了这两位,一路上不停的唠叨、叽歪,唠唠叨叨、唧唧歪歪,

       我操,实在是受不了了,我大声喊道:妖精是妖精他妈生的,人是人他妈生的,如果妖精有了人的心,就不再是妖,而是人妖。。

       两位神聊大师显然没有明白我的意思,罗诗斌还反问我:“你刚才说啥?”

      我回答:你妈贵姓?!

     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   老刘今天骑不动,我也放慢节奏,罗诗斌和他是神聊师兄终于超过了我们,老赵已经骑到前面去了,只有我陪着老刘慢慢骑。仔细检查车辆,原来是后轮有点蹭碟,多次调整夹器位置也没有效果,只能慢慢忍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多么秀美的藏族小村庄,就像是油画一样优美。

      田野刚刚被收割过,但是依然掩饰不住农田的颜色。农家的屋顶全部被丰收堆满了。

       着是路边的一个大滑坡,不停的有石头滚落,快走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藏香猪,呆痴的很,别说是必威体育 网址来了不躲,就是汽车来了也懒的挪动脚步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老刘今天一路落后,我骑一截就要停下来等他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好长的一个坡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终于有下坡了,老刘终于喘了一口气,下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而我还在路边拍藏族民居。一看就知道,这些新房子都是政府出资建造的,记得在盐井的时候我们住在藏族人开的旅馆,电视机、洗衣机、太阳能热水器、太阳能电池,无一例外都贴上了一个统一标签------党中央、国务院赠送。后来在路上遇到一个磕长头的队伍,他们的后勤拖拉机都是党中央、国务院赠送。

        党中央,能不能也送我一套小别墅呀?

       村落里的老房子,

       也就在这段路附近,到了晚上的时候陈勇才和我们讲起了他的奇遇:

       陈勇比我们几个都要快,在这个附近,他看到一辆满载行李的面包车超过了他,车顶上的必威体育 网址没有绑好,摇摇欲坠,十分不幸,终于掉落了下来,就落上陈勇前面不远。车上的人都没有发觉,车子就走远了。这个时候, 在路边玩耍的几个小孩迅速冲了上去,推起必威体育 网址就跑了。陈勇在一边看着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   我们无法想象,搭车的兄弟到了目的地后,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表情。活该,谁叫你搭车的?!

         从山上奔流而下的小溪,好清澈,我看到有车友在这里打水喝,我也去试了一口,好凉呀。

高原上的高山

如诗如画的西藏

        看看老刘的标准动作就知道他在那干什么好事了--------就在马路中央撒尿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按照攻略,这个时候应该会出现一个电站,我们计划在电站吃午餐。可惜电站迟迟没有出现,老刘实在是定不住了。提前开餐。鸡腿拿来。  就在我们午餐的时候,对面慢慢跑过来一只流浪狗,看地上有丢弃的鸡骨头,就过来捡骨头吃。很安静的耐心等待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我就在一边看着他们两个吃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老刘又吃掉了一根鸡腿,把骨头递给狗狗,狗狗很自然的接了过去。没有叫,没有要尾巴,吃完了也没有回头,继续向八宿方向去了。

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后来,每当我看到这张照片,我都会感到有一种温暖,这条狗狗也许是条野狗,也许它也在外面流浪,难的两个流浪的人会彼此的信任,有时还会禁不住微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远处的荒山。山顶上寸草不生,原来,这里的山顶即使在夏天也是积满了冰雪,到处都是雪山,所以没有原生植物。后来受温室效应的影响,雪线越来越高,从3000米提升到4000米,最后到5000米,我们在翻越东达山的时候,都只有部分的山顶有残雪。这里的海拔大概只有4000米,山顶最多4300,一点雪都没有。

    一边是大滑坡,一边是美丽的小溪

          通往天堂的道路,    

  下午两点,老刘又骑不动了,歇气。路边的小水渠的水好清澈呀,我在路边洗洗脸,凉快一下。又有一个长沙的兄弟追上我们了,他也很疲惫,见我们歇气,他也不走,躺在地上耍死狗。因为我就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  我真的是躺在地上,看着天上的蓝天和白云。

       西藏的天真的好蓝呀,蓝的发青,几乎没有一点杂质。白云就好像是天空上的白色窟窿。我呆呆的看着那朵白云慢慢的飘走,然后转过头,再看着另外一朵白云慢慢飘过来,真美呀。

    我听到老刘在收拾东西,对我说:走吧。

    我还是躺在地上,继续看云。。

    后来到了拉萨,我最喜欢的事情之一就是躺在大昭寺的门口,看天上的云。

     下午2:30,我们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高原沼泽地。

好大的一批哦按湿地,好多的野生小鸟

     再仔细看这片沼泽地,本来想下去的,但是怕死。垭口就在前面,到垭口去歇息吧。

      安久拉山,4475米,放牛的小孩在向我们讨要糖果,我给了一块。他又向长沙的大学生要试骑必威体育 网址,这哥们不肯,你都还没有必威体育 网址高呢。

          老刘给我拍的

   我拍的老刘。老刘今天太辛苦了。

   其实他的车子很不错,HFS的车架,马祖奇55前叉,XTR顶级套件,哈奇森的轮胎,在整个进藏的队伍中,没有几辆车比他更好的了。但是,今天,他的XTR后碟出问题了。所以说,在进藏的旅途中,不论多好的装备都可能出问题。

      高山上的牛羊。

     下了垭口,感觉不到下坡,还是要不停的踩,真的郁闷。

    长沙兄弟给我们的合影

    我骑了一会就把老刘给甩了,停车等他。

     老刘见我停下来了,他也跟着歇气,还拿出相机来乱拍。看看远方的雪山吧

    老刘拍了几张就走了,我还在拍,我不着急。现在是下坡,老刘还在霸蛮踩,你不睬,车子就不走呀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我下坡飞快,转眼就超过了老刘,在路边等他。

    前面路上的钢丝网,这是防止落石的,网子上已经有好几块达石头兜在里面。

   如果砸在脑袋上就要开花呀。

    前面就是攻略上的半封闭隧道

   我在隧道口停留拍照,老刘已经糜痨了,车都不停,直接过去了

   隧道边的汹涌小河。

    穿过隧道,一面湖水突兀的出现在路边,好漂亮呀。。。。

    这就是然乌湖。

        然乌镇就在湖边,小的就像一个小村庄,一不小心就出去了。因为我和老刘、施斌是最后到达然乌的,我和罗诗斌开始拨打陈勇和老赵的电话。陈勇的手机无法接通,可能是没有电了。打老赵的电话,老赵的电话通了,但是他不接,再打,他直接就挂了。这让老刘十分生气。我们找不到他们,就在然乌的大街上来回的找。然乌的街道只有300米长,旅店也就十来家,我来回的找了好几遍,一个一个旅店的喊,脾气也越来越大。我操,今天碰见鬼了。

      这时,老赵从一个临街的窗户伸出头,“兄弟,我们在这里呢。”

      “我操,你怎么不接电话呀?”我也没有多想,直接上楼了。

     可是,老刘还在生气。他继续指责老赵为什么不接电话?为什么挂我们的电话?可能今天老刘是实在太累了,所以脾气也大,老赵好像也有一肚子气,直接就和老刘卯上了。我赶紧把他妈两个劝开,单独向老赵了解情况。

      后来我才知道,罗诗斌和上海车友骑在一起,在垭口追上了老赵、老钟和李玲。老赵没有带相机,就要罗诗斌给他拍照片。罗诗斌可能有些怠慢,老赵十分生气,一个人先下山了。陈勇第一个到然乌,手机没有电,就在马路上迎接到了老赵。我和老刘、罗诗斌到达然乌后,先在罗诗斌打老赵的电话,老赵故意不接,再接也不接。后来我也打老赵的电话,老赵没有看清楚,以为还是罗诗斌的电话,就直接挂了,误会就这样造成了。

      今天的问题不单是老赵和罗诗斌的过节,还有老刘,他责备老赵不接电话,不照顾其他车友,弄的老赵也十分难堪,也接下了梁子。唉~~~~~~

       安顿好了,大家还是一起出来溜达,街上玩耍的孩子。 

         我在饭店涂鸦。这家川味馆都被写满了,我就用桌子、凳子叠起来,在大梁上涂鸦,写在了最顶上。

         非非,老爸爱你,十年后老子再带你来骑滇藏线。铁材,2011.7.30

         陈勇在给老刘检查车辆,捣鼓了半天,发现问题还是出在了油碟的活塞上面。可能是因为泥沙太多,导致活塞的行程受到了阻力,回不去了,把后鲍鱼拆了下来,用螺丝刀使劲压了几回,再装回去,情况稍微好了一点点,现在只能是这样了,至少不怎么蹭碟了。

     吃过晚饭,大家就在饭桌上开会,这种会议一般都是我主持,主要是说说明天的行程安排,路况、爬坡点、注意事项。我没有去说今天发生的这些不愉快的事情,只是要求大家一定要团结友爱,多体贴关心别人。老刘发言,他说攻略上是计划在然乌修整,他说然乌太小,不好补充物质,建议明天继续骑到波密再休整,大家一致同意。

      我们还在开会,饭店养的这只小猫就跳进我的怀里,然后开始睡觉。这让我有点受宠若惊,难道我真的那么可靠。后来我才发现,这只小猫谁都不怕,一会又跑到另外一个车友的怀里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  我们到达然乌时,这里已经停电3个月了,不敢想象。天黑就开始睡觉。客房就在楼上,全是用三合板把大房间隔开成小房间,隔音性能真的差。隔壁住着两个中年妇女,不停的唧唧歪歪聊天,他们说的好像是上海方言,我们也听不懂,我敲隔板提醒几次都,无效,反过来还说我们多管闲事。我十分愤怒,也十分无奈。晚上12点,这两个妇女可能真的说累了,终于安静了。可是我和老赵还是清醒的,我们已经被这两个妇女弄的失眠了。我开始恶作剧,故意起床上厕所,使劲摇床、关门,我也开始唧唧歪歪,终于把隔壁的妇女也弄醒了,她们也开始反抗,我也学他们的口气回了一句“多管闲事!”继续折腾,摇床,敲墙。老赵也在起哄,大笑。怕什么怕,我们的兄弟多,拳头多。最后自己也折腾累了,终于也睡着了。第二天,我们都已经吃完早餐,准备出发了,才看到隔壁的两个大嫂出门洗漱,头发像鸡窝,眼睛肿得像金鱼,哈哈哈。 

       第二天和兄弟们聊起这件事,老刘和陈勇都说,他们在隔壁的隔壁都可以听到这两个女人在聊天,真的受不了,就是要这样搞她。

         而老钟说的,更让我们惊奇不已。老钟和罗诗斌住在另一个拐角,他说,晚上隔壁就住进去了四五个藏族小伙子,然后又叫来了一个女孩子,几个人轮流和女孩交配,女孩反抗也没有用,整整折腾了一个晚上,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,但是,这种事情也是能够听出来的。

      我们开始笑话老钟为什么不冲进去,一起去哈皮?嘻嘻哈哈。。。

 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