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-29,邦达-业拉山72拐-八宿,95公里

  昨天晚上睡的真的不错,大出意料,早上六点被街上的藏獒群叫醒了,起床动作稍微快了一点就气喘,马上歇气,这里的海拔超过4000米了。慢,慢,再慢一点,快了真的会要命呀。今天要翻越业拉山,要下72拐,一定要慢,一定要慢!千万别摔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一出发就是14公里上坡,虽然是缓坡,但是我们都不敢加力骑,一定要慢。

        跟着老刘骑了好多天了,他的节奏掌握的很好,不紧不慢,跟着有速度又轻松,今天我还是跟在他的屁股后面吧。

      新来的女队员李玲,我要她跟着老赵后面,陈勇是一个牛人,她肯定是跟不上。我和罗诗斌不停的下车拍照,跟着我们算你倒霉了,老赵刚刚好。再说了,老赵也是我们的铁哥们,送个美女来陪陪你,够哥们意思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看看右边的路,前面就是一个拐弯口。

   骑上刚才的那个拐弯口,歇气,拍一张刚刚走过的路。

         老刘在一边撒尿,我对他大喊:“喂,这里有一个兔子,快来看呀”,这一招已经不灵了,打死他也不转身,他知道正有一个镜头对着他。罗诗斌真的能折腾,还跑到路边的小山坡上去拍照片。

        和我们一起骑上来的兄弟,他说一个人跑单帮,见我们人多,就和我们混在一起了。他的车头上装了一个小音箱,一路上尽放一些悠扬的古典音乐,听着我都想打瞌睡。我对他说:“哥们,能不能来一首带劲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没有,那种歌容易冲动、高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兄弟,你说的没有错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抗大旗的兄弟也骑上来了,挺悠闲的嘛。

垭口不远了

回头看邦达

        业拉山口的海拔是4658米,看起来很高,其实邦达的海拔就有4000米,今天只爬升了650米,真的轻松呀。

        勇哥早就到了,拿着摄像机到处乱拍,嘴里还在叽叽歪歪。

          老钟和老赵、李玲还没有到,我就在山顶瞎逛,拍照,山顶到处都是经幡。

      两分钟后,老赵带着李玲上来了,耶----------!

         李玲今天骑的也很轻松,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    只有老钟还没有看见影子,我继续拍经幡。

        经幡实际就是一块印着经文和佛像的尼龙布,再用绳子串起来,挂在风口。风每吹动一次,就相当于人们念经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山顶的小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到处都是经幡,山口的风很大,吹动哗啦啦的一片嘈杂。

   我在山顶

         老钟大概晚了十分钟,也骑上来了,他仰天大喊:老子今天也骑上来了!!!我太牛叉了。哈哈哈哈

(照片丢失)。。。

     超人车队在山顶的合影。还有一个打酱油的。我们的旗帜太多,一个一个来。这时,不停有车友上来,不停有人开始下山了。再来一个超人的旗帜。谢谢超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下山,老刘再三嘱咐,前面就是72拐,大家一定要慢呀,好勒,收到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刚刚下山不到2公里就有一个藏民的放牧营地,好大的一堆牦牛,把路都给堵住了,

       注意这块路牌,“死亡人数”那几个红字是后来贴上去的,看来这是最新数据,真的要慢呀。老刘也停下来,摆拍。

        我还以为前面就是72拐了,哪知前面只是一个急转弯路口,弯真的很急,就是一个发卡弯,稍微不注意就会翻下山崖。在那个拐弯口本来也想拍一张的,不想迎面又来了一个大卡车,车子很长,拐弯很占地方。老刘大喊:“这地方危险,不要停留”。

       还是小命要紧,快走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再往前骑5分钟,哇----------------!72拐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   大家都停车来拍照。

        开始涂鸦,我在路边的围挡上写下了我的心情。

         老赵一点要我帮他多拍几张。

    老赵给我拍的。

    这个地方也是一个拐弯处,不宜久留。下山了,一定要慢呀。下了几圈弯弯,停车拍照,也让刹车褪下热。 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对面山上的路,前面的那几张照片就是在那里拍的。

        山脚下的同尼村,没的无法形容

          又下了几圈,再拍照。

         再下几圈,拍照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李玲追上来了,对拍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这样的下坡真的好刺激,也好危险。这段路刚刚修好,路边的护栏还只安装了一半,有一截没一截的,路边的水泥、砂浆、未安装的护栏到处乱堆。

         后面有喇叭声,我为了给后面的汽车让道,被迫紧贴着路边下坡,一转弯,马路中间竟然有一堆好大的沙子,我不敢从左边绕过这堆沙子,后面有车,车子一阵乱扭,一头就扎进了沙子里面,后轮直接就抬起来了,幸好没有翻过去,差点摔了。吓坏俺了!后面的李玲也吓的尖叫。

      我的娘,看来速度还是快了,还要慢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就快要到同尼村了,我们可以看清楚田野里收割完和没有收割的青稞了。下坡真的快,一会,我们就离开了同尼村 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下坡,继续下坡,一直下到怒江的江边,然后才是起伏路。我看了好多进藏的帖子,都说今天会有好长的一段搓板路,弹的你全身发麻。

可惜,川藏公路越修越好,搓板路只剩下很少的残片了,由于搓板做的很粗,颠的很厉害,人不停的在车上弹跳。我看了看旁边的女车友,她的两个大白兔正在胸前狂跳。

        这个曾经十分出名的废弃道班终于出现了。由于现在修路,这个废弃的道班又重新被利用了起来,住满了修路工人。本来还想去找找去年等老师留下来的涂鸦,看来也不太方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站在道班边,就可以看见前面的怒江大桥了。

        老刘很有经验,他对我说:“大桥上面有武警执勤,不许拍照,要拍就现在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镜头在拉近一点,还有一个军营呢。大桥就是从岩石山中间挖了一个洞,过桥就直接进隧道。这种设计真的是逆天了。可以想象,当年为了修这条路,费了多少功夫呀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过了大桥200米,歇气,老刘说肚子饿了,都快1点了。我们开始在路边午餐。猪脚+八宝粥。这时,也有一个车友也停下来和我们一起吃午餐。一眼就知道他是一个学生党,午餐只有两个馒头,又冷又硬,就着凉水使劲往下咽。

        老刘善心大发,给了人家一个鸡腿,那个小兄弟一阵推辞,最后还是接了,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。造孽呀。

        吃完饭,我开始瞎逛,就在隧道的出口附近有一个不是很深的洞穴,大约有四五十平方米,十分结实,不知道这是干什么用的。后来与一个工程公司的施工员看了我的博客相册,他告诉我,当年挖隧道的时候要放炮,点火以后就躲在这里等炮响,是一个临时的避难所。

     老刘和李玲也吃完了,出发吧。

    过了怒江大桥,我们不再沿着怒江前进了,而是沿着他的一条支流--白马河往上骑。河水汹涌,巨浪滔天,着又让我们想起了冲江河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路上有人磕长头去拉萨,看着他们万分虔诚的样子,我们不敢打扰,只是在路过的时候喊了一声扎西德勒,我们在拉萨等你!

          前面的路边竟然会有树荫,歇气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西藏的海拔很高,很难的看到大树,路边可以遮荫的大树就更少了。而且路边还有一眼泉水,我就看见有小朋友在这里捧水喝。我看那水不是很干净,就只在这里歇气。

         对面的小桥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在拉根乡,我们又遇到了一堆磕长头的信徒。再往前,磕长头的家人就拖着车走在前面,车上是全家人的全部生活用品。

    和我们一起前进的车友。

         注意看前面的五色砂石山。红、黄、黑、白、灰,还有一点绿色的植被。好神奇呀。

      我们在路上遇到的一个徒步的家庭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两个小姑娘走走最前面。。。。她只会一点点汉语,沟通很困难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带你去拉萨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老家是哪里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们一共有几个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话说了好多,听懂的没有几句。

       她有点害羞,,,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只知道那是他们的奶奶。

 看我端着相机就躲开,,她的弟弟却马上跑了过来。藏族人说的都是藏语,但是由于大山阻隔,隔一座山就是一种方言,导致同样都是藏族人,语言却不能相通。小孩子在上三年级以后,就可以用简单的汉语交流了。所以,你经常可以看到,两个出门在外的藏族人用汉语谈话。这个小弟弟可能没有读到三年级,一句汉语都不会,无法交流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路边的石头到处都刻着六字真言

这是什么河?

        路边有一个寺庙,老刘说,“过了这个寺庙就是八宿县城了。”我一看时间还早,就要上去看看,老刘主动提出给我守车。这个寺庙在小山坡上,山门上面的字斑驳陆离,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 进门就是一排好大的转经筒,转动是否困难,是个力气活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院子里卖弄的转经筒更多。我一个一个在里面转。

         寺庙里面还有一个白塔,白塔上面还刊着班禅大师的照片。

         寺庙后面有一个石头的尼玛堆,尼玛堆上摆满了牛头骨,还有好多刻满经文的石头。后来在拉萨,一个牛头骨就可以卖280块。早知道这东西能卖钱,就拿几个邮寄回来了。就是这些牛头骨有点臭,还是走吧。

        三点到达八宿,好繁华呀,好像又回到了人间。在这里我竟然看到了八宿县委党校,看来好久没有人来打扫了,门口好多的垃圾。八宿的住宿还是有点紧张,我们比较了好几家,最后住进了邮电宾馆。号称是宾馆,其实还不如私人客栈,推荐简陋,洗澡还要排队,罗诗斌先洗,我本来排第二,先是让了李玲,她说个女娃,理应照顾,后来又让老钟,他年纪大,等我来洗的时候水就很凉了,洗了一半干脆就出冷水。

     洗完后也没有地方晾衣服,我把驼包的扎带扯下来,绑在门口的两棵小树上,终于解决了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 八宿县城有好多超市,出去逛逛,补充食品。在街上遇到了老钟,老钟买了一根猪尾巴正在那里大嚼,看的我口水哗哗的直流,实在是忍不住了,也跑过买了三两酱牛肉,两瓶啤酒,回家腐败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在回旅馆的路上,我们又遇到了那两个海南大学的学生,他们又提着一大包的馒头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