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-25,芒康--拉乌山--如美,46公里

 

  这一天,我在日记中这样写到:

      以后我的帖子不会再发什么漂亮的图片了,即使可以发图片了,也只发艰难的图片,我不想误导大家,让大家觉得进藏路上多么美丽,其实体会最多的还是艰辛。老钟就是看了我们前面的发帖,才上了我们的贼船,结果一路搭车。我曾经想,一路上作点标记,十年后和儿子再骑滇蔵,我现在不想了,这不是人干的活!

       根据昨天晚上的商议,我和罗诗斌继续骑车,其他人全部搭车到左贡,每人先预支了80块钱一天的伙食费,搭车费用自理。从芒康到左贡一共190多公里,有的人两天就骑完了。为了减少难度,芒康到荣许的96公里要爬两座山,有点难度,我们把它拆成了两天,应该是没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   早上起床,老赵还在和我念叨:“别骑了,和我们一起搭车吧,这一路会搞死你的,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  “ 老赵,你也别劝了,我已经是王八吃秤砣---铁了心,好不容易骑一次拉萨,我不能搭车去的,死也要死在山顶上!”

  

        出芒康后,川藏线和滇藏线合并了,路上的游客、骑友一下多了好多。

搭车的人也很多,出门两公里,我们就看到了正在装车的兄弟,他们在为我加油。早上太冷,手抖了。

     出城口搭车的人真的多呀,这里又是一大车。

     好了,现在就看我们的了,出城不远就是泥巴路,传言不虚。今天我们车队只有两个人了,我和罗诗斌走的很近,因为芒康附近的治安很乱,小心打劫呀。

      今天要翻越拉乌山,昨天这里下过雨,路上有点泥泞,好在泥土不是很粘,坡也不陡。我们放心心态,慢慢往上爬。

    9点45分,老刘乘车超越我们,他们在车上拍我的照片。右边那个黄色的手套就是老钟。

     转了几个弯以后,我们休息一会,随便拍照。我已经和罗诗斌说好了,我们半个小时就要休息一次,一是放松,也是为了收拢队伍,别拉开太远。

     对于今天的路况,我们还比较满意,而且风光越来越好,心情也开始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 路边好多的牛羊,

     海拔越来越高,树越来越少了,全是高原草甸

     我稍微要比罗诗斌要快一点点,转过一个弯就挺下来休息,对准罗诗斌来了一个远拍,他就在那。

     看起来不远,实际上他要绕一个大弯才能到我这,至少要15分钟。没事我就多拍拍几张风景吧。

 风景绝美,搭车的人一定会后悔的。

多么雄伟的大地呀,看我们走过的路,蜿蜒盘旋,前面拍的牛羊现在都看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  前面又是一个拐弯,看不到远方在哪里。

       我们脚下的路就像我们的人生一样,我们只能奋力向前,才能看到更好的风景。

     似乎我们的海拔已经很高了,群山几乎都在脚下了。可惜,在西藏,4000米以下的山都是没有名字的。

    罗诗斌终于上来了。一起再歇会。

     马路边放牧的人们,他们在向我招手,叫喊这扎西德勒。

      这些天我们说的最多的是扎西德勒,听到最多的还是扎西徳勒,沿途的藏民给了我们太多的祝福。我爱这磅礴壮美的山河,我爱这淳朴友好的人们。

     搭车的兄弟,你们后悔了吧,因为你没有得到他们最诚挚的祝福。

   路边的宣传标语。

   越到山顶,路就越烂,烂到你无法下脚,你说我们该怎么推??

路边孤零零的小树。

继续烂路,

          这条路就一直烂到了山顶,十一点左右,我们就爬到了拉乌山顶,比我们预计的时间要快了一个钟,这也许进藏路上最容易翻越的一个垭口了。

     拉乌山,海拔4380米。早就被车友改成“拉鸟山"了。

     拉鸟山附近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木有,我和罗诗斌想要自拍一个合影,先让罗去站位,延时十秒自拍,可是十秒太短了,路太烂,我在水洼中跳了跳去冲上斜坡,坡上的泥土太松,站在那里一直往下滑,拍了第二次才成功。

 在山顶歇会,今天的时间还早,我就在山顶拍这些花花草草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 再来一个自拍, 在远处,你只能看到一片前绿,只有离草地这么近,才能发现这些可爱的小花。草原上除了小花,还有好多鼹鼠,这些小家伙可机灵,远远的可以看见他们冒出头四处张望,这里钻出来,从那钻进去,等你走近了他们就钻到地洞里面去了。想拍一张都难呀。

        放牧的人多,到处都是牛屎,好大的一坨。这东西也是藏民的宝贝,东西取暖就靠他了。因为他们没有地方砍柴。

   

       一群牧民也在翻越垭口,其中还牵着一头小毛驴,小毛驴突然倒在地上,四脚乱踢,嘴里不停“啊--哼,啊--哼,啊--哼”叫。罗诗终于搞笑了一回:“铁材,你看这头毛驴高反了!”

     我靠,南方人真的没有见过毛驴撒欢,也不知道什么是驴打滚呀,笑死我了,笑的眼泪就流下来了。

     下山吧,前面的路还是一如既往的烂,

   遇到汽车来了,只能在一边停车让路。

 

      好在今天是晴天,要是下雨那就糟糕了。

     再往前,这个垭口怎么还有一堆的经幡?

      摩托车是藏民的主要交通工具,他们把摩托车打扮的十分漂亮,车把上一般都安装了长长的流苏,车尾一般都有一个低音炮,一路高歌。这倒好,不要按喇叭就知道后面来车了,早点避让。

 看看这S形的下坡路,看看这壮阔的大山,再仔细看看这条稀烂的路。

今天的路程不多,慢慢玩

 远处的山峰隐没在白云里。

    下坡是很爽,无奈我的前叉太差劲,跑的我的手臂好痛,歇会。

        其实今天真的很轻松,主要是好天气带来了好路况,还有好心情和好风景。

     下坡的路慢慢好一些了,这样的路还是可以接受的。

       迎面开来了一个拖拉机车队,好长呀,我没有去数,大概30辆以上,每一个人都向我们挥手,每一个人都向我祝福扎西德勒,我一个一个的回应扎西德勒,尽管喊到后面真的有点累了,但我还是坚持用微笑回应每一个祝福,扎西德勒!扎西德勒!扎西德勒!德勒!德勒!德勒!德勒!德勒!德勒!德勒!德勒!德勒!德勒!德勒!德勒!德勒!

我的喉咙都喊嘶了。

    海拔越来越低,路边开始有藏族的村落了。

       两个藏族小姑娘也在窗台上向我们大喊“扎西德勒”,我立即回应扎西德勒,我等掏出相机准备给她拍一张的时候,她们两个却害羞的躲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里田野除了种植青稞,也种植了不少油菜,7月,也是油菜花开的时候。

 

    多美的风景呀,

    一路下坡,低海拔的青稞都已经熟了,正是收割季节。

   有一个年轻小伙背着一捆青稞上来了,再装上拖拉机运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我抽了一根青稞,剥下几粒尝尝,淡淡的,很多的淀粉,和水稻的味道差不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坐在车上的小孩问我:“糖果的,有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 我一边掏,一边回答:“糖果的,大大的有。”

     前面又来了一辆满载而归的拖拉机,扎西德勒。

     注意看那开车的小家伙。

     前面又是修路,把路都堵住了,等等吧。

    藏族村落,每个房顶都有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。

   好多人家的屋顶上还有堆着刚刚收割的青稞。

     在这个收割的季节,也是小鸟敞开肚皮的季节,马路上有好多漏下的粮食。

    我看见前面有一堆鸟儿在地上啄食,呆头呆脑,我想慢慢走近一点来个特写。

       这时罗诗斌从后面呼啸而下,把小鸟全都吓跑了。

       我操! 我在后面破口大骂,哈哈哈哈,

       终于可以看到河流了,这也许就是澜沧江的支流了。这里的水土流失好严重呀,小河在地表琢出了一条很深的河谷,看来地球很受伤。

        再往前,突然一个急转弯,下面就是澜沧江,这个弯好危险。幸好我的速度不快,幸好不是晚上。。。过往的兄弟一定要小心呀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个时候路面又回归超级烂,施工的车辆也多,尘土飞扬,我都不愿把相机拿出来了。3公里后,大约在下午2点,我终于看到了今天的目的地-------如美乡。前面就是著名的澜沧江大桥,好凶险的地形呀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大桥的边上个还有一个废弃的桥墩,以前的那座桥跨了,后面还有一个废弃的碉堡,这个鸟地方真的是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桥头有一个纪念碑,为了修川藏线,可没有少死人呀。

       为了修筑川藏线,当年18军付出了3000多名官兵的生命,“一公里就要牺牲一个人。” 1950年8月,工兵第12团正在架桥,上游漂流下来的木料打了垛,战士们在钓木拆垛时,木垛轰然溃泄,成千上万吨原木以排山倒海之势伴着急流冲压下来,11名战士当场牺牲——这还没算当时牺牲的藏族民工。

       根据这个碑文记载,川藏线在如美附近也死了二十多个战士,造孽呀。向筑路的前辈们致敬!

         攻略上介绍,如美可以住越野之家,但是这个店子贵的让你咬掉舌头,一间房竟然要480,我操,抢劫呀,快走。 如美虽然是一个乡镇,实际上只有几户人家,都靠着马路。马路左边有一个川味店,右边有一个藏族的饭店。罗诗斌说,竟然进了藏,那就去吃藏餐。主意不错,虽然是进入藏区好几天了,好没有吃过藏餐捏,我也很期待。

     这个叫“背包客”的藏餐馆外面十分破旧,女主人不会说汉语,更不会写汉字,门口的招牌还是一个过路的游客代写的。走进店子,虽然有点旧,但还是典型的藏族风格。一会,女主人拿来了一张皱巴巴的菜单,是汉藏双语的菜单,要我们指,指什么她就做什么。到头来,我们吃的还是川菜,只不过是是藏族人煮的川菜。

      女主人出去张罗去了,我开始拍照。注意照片最左边,有一个钟睡觉的小女孩,我的娘呀,她的脸上全是苍蝇,真的全是苍蝇,可能是吃饭以后没有洗脸,苍蝇主要集中在口鼻附近。女主人在路过的时候会随手驱赶一下,苍蝇们哄的一声飞跑了,转了一圈又全部回到了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我示意罗诗斌也看看,罗诗斌也十分惊讶,想不到这里的卫生条件这么差。他也瞬间明白了我的意思,小声的对我说:“既然进了门,还是在这里吃吧,至少是煮熟了的。”

       好吧,既来之,则安之。饭菜终于上来了,老板娘去找饭瓢,饭瓢上好多渣滓。她抓一块又破又旧、黑不垃圾、全是苍蝇的抹布就去擦饭瓢,看的我都惊呆了。我的娘呀,这个饭该怎么吃呀。还没有等我回过神来,罗诗斌已经抓起那个饭瓢开始装饭了。我想说什么来着,但是话到口边又咽回去了。我也起身来装饭,仔细的端详那个饭瓢,至少我没有看到细菌和病毒,希望刚才罗诗斌已经将这块饭瓢给搽干净了。我得吃饭,所以我也盛饭了。

        如果有人想问这里的饭菜味道怎么样?你们用脚趾头想一想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    吃完饭,我们在小店门口休息。这就是女主人,从盘起的长辫子上还是可以看出她的民族特色。

         小妹也睡醒了,在玩我的WP手机,她也不会说汉语,叽叽歪歪说什么也听不懂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时,我才向罗诗斌说了那块饭瓢的事,他的第一反应就是“我操-----!”

        操什么操?如果当时我就告诉你,你还吃不吃饭???

           如美不停的有车人到达,开车、骑摩托的都不会做如美停留,留下来的都是骑必威体育 网址的,但是绝大部分的车友都进了对面的川味饭店,直到天黑以后对面的店子都住满了,才有人到我们这个藏族旅馆看看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今天的时间有大把的富裕,我和罗诗斌出去溜达,这个如美乡实在是太小了,除了三家饭店,还有两家商店,我吸取了昨天的饿肚子经验,再也不买什么压缩饼干了,明天又要在路上吃午餐,我给自己准备了一包鸡腿、一包猪脚,还有一罐八宝粥,这家伙才是饱肚子真货。老板还向我们推荐乐虎,说这玩意好,和红牛一样是功能饮料,但是要比红牛便宜的多。这里的红牛卖8块,乐虎只要2块5.

       买完东西,继续瞎逛,旁边有一个烈士陵园,都是修川藏线死的战士。

     商店对面又有一个检查站。我都忘记自己已经过了多少个检查站了。这鬼地方真的小,一分钟都可以转三圈,小店边上有好多车友丢下的装备,有烂掉的货架,破掉的驼包,还有一辆相对完整的必威体育 网址,不知是谁无法忍受这个破必威体育 网址了,人走了,必威体育 网址就这样被抛弃了。

       这里很无聊,8点钟就开始睡了。窗户外面就是澜沧江,波涛汹涌,惊涛拍岸,嘈杂的要死,这让我想起了冲江河。房间很大,有六张床铺,房间我和罗诗斌占了靠窗的两张床位,被子的气味十分浓烈,好重的浏阳豆豉气,在这里,你已经无法选择了。睡了一会,楼顶的老鼠开始起来做早操了,不停的跑来跑去,不停的有泥土掉到枕头上来,我迷迷糊糊用手一摸,我操,脸上全是沙土,脖子里也有。起来用电筒一照,枕头和被子已经洒了好厚的一层了。

       还好,这里的床位很多,我就爬到中间的那张床上去。一会,老鼠继续在楼顶跑步,还是有好多沙子往下掉。他娘,按照这个速度,这座房子一年后就要变敞篷了。没有办法,继续折腾。罗诗斌也被老鼠吵醒了,见我又要换铺,他就对我说,换到我这边来吧,我这边没有掉泥巴。

    不停的换来换去,没有一点睡意了,江水也十分吵,又换了一个床位,也不着急睡觉了,走出房门,在走廊上看街道。这时已经晚上11点多,还有车友陆陆续续赶到如美。芒康到如美只有46公里,再怎么慢也不会慢到这个时候呀??真的是没有想不到,就怕做不到。楼下的女主人还是招呼客人,可惜车友都听不懂,我也闲着没有事做,就帮她吆喝一下吧:“兄弟,住这儿吧,我们也是骑车的”。我果真招来了几个车友,另外还有两个,非的要到对面的川味馆去看看,也许那真的没有床位了,才回到这个藏餐馆。

     歇了好一会,继续回去睡觉。也不知是几点,来了一辆汽车,几声喇叭又把我吵醒了。司机还和女主人用藏语说话,不知过了多久,主人一大家子全部上楼歇息了,孩子不停的哭闹。又不知道过了多久,隔壁传来了女人的呻吟,我的那个天呀,大哥,你的体力也太好了吧,康巴汉子就是牛呀,有完没完呀,救命呀!!!!!!!

 

发表评论